上杉明贤

红尘千骑
不定更

【千凯千】为你写诗

#生日快乐扛把子🌸

#生贺也伪得可怜……
#BGM大哥の《醒着》











为你准备一万个盛大开场

却在你走来的一刻忘了神迹的模样

它叫我向前去    它叫我奔向你

我怎能不遵从上天的旨意




爱是最虚幻的唯心论体

只在种种迹象中初见端倪

万千浮华堆积出缥缈轮廓

倾尽思绪描摩那迷离意义

借托实物寄予它再美无比的名

于我    不过一个你





我在奔向你的途中

你做好迎接的准备了吗





傻子

生日快乐












意识流快了……
祝我男人的男人生日快乐💜

五十度灰的极致爱情

意识流或者病娇
长或者短

九月最甜西皮饭434女孩✌
凯千🔒了

没有更新……愧疚……
然后……这里是两个梗

第一个 墨白大侠X李泌司丞
大概是相忘于江湖不如世世相守的故事

第二个  易烊千玺少将军X王俊凯少爷
是一直想写的民国  归来 复仇和守候

都会有轻虐但保证HE
想看哪个我挤时间码出来  一发完
最近补作业要吐 
试试今晚能不能把伺机而猎大纲弄好

说个很尴尬的事叭
本来想着伺机而猎快完结了
就试图找位大神约稿
把K皇强吻毒花那个场景画出来
没想到一张图相当于一台nova3了……
不甘心又木有办法啊……【哭唧唧】
有人知道什么能约稿又经济的画手吗

终于emmm……
要请塑料姐妹姐妹花吃饭了
伺机而猎准备完结啦
北野and小波走起
周末川川回来就更新💜

社会我北哥,红尘走一波
【鼻血】【鼻血】

【千凯千】论证爱情

#想哲甜甜段子   速打

#教师节写两位班主任の爱情呀

#不上升才是老宋和老李的好学生



班主任太可怕怎么破?

那就召唤出另一位班主任。




程花荫从办公室出来的一刻觉得整个人都要升仙了,迷迷糊糊回到座位,就被同桌李笙曼拉住发问:“怎么样怎么样,老宋说你什么了?”



“他问我月考有把握没有,”程花荫趴在桌子上哀嚎:“我不就是摸底考试撞鬼了考个第一嘛,这次倒数是真有把握了好吗!”



“谁让你不知道收着点实力,别人都随便写,你还认真了。”李笙曼拆开一根棒棒糖递给她,想想他们老宋那张冰块脸,打心底里替她默哀三秒钟。







如果世界上真有狗屎运这种东西,那么程花荫就是狗屎运本运了。



初中靠着小学被兄长逼着刷题攒下来的老本浑浑噩噩玩了三年,爆冷超过重点高中分数线十二分成功迈进老师口中金光闪闪的C市一中就算了,开学一场摸底考试满打满算不到300分还在座位上走神扣指甲就听到无比严(可)肃(怕)的班主任老宋连续两次点了她的名字,当然,名字之前还包括了“年级29”、“班上唯一一个上400分”、“全班第一”等等亮瞎她狗眼的修饰词。



程花荫半梦半醒上台领了奖状和一摞做奖品的资料书,甫一坐下就被周围见证她上课睡觉下课打闹第一节晚自习下五子棋还被喊进办公室的战友们“严刑拷问”——“你居然还说你英语不会及格。”“平均每门八十多叫不会写?”“我居然不知道我旁边坐的这么拽的学霸?”“早知道抄你的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程花荫很难受——也没有人告诉我学霸都忙着刷题备考随便写了几笔就交卷了啊!







这不,第一次月考临近,程花荫就被他们不苟言笑生人勿近的老宋给传唤到办公室去了。



老宋并不老,三十出头的年纪,还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禁欲脸。报道那一天,有多少人被他那张脸勾了魂,就有多少人被他的冷面吓破胆。



谁能想到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哥哥一来就给了还处于新学期适应期的毛猴子们一个很不好看的下马威——已经一动不动在凳子上端坐了一个小时的程花荫看着一黑板密密麻麻的班规,感叹字真好看的同时也对这位年轻貌美的班主任产生了心理阴影——帅气的小哥哥都温柔?不存在的。



不过……情况貌似和他们想的有出入?







二十平的办公室里只有两张办公桌,外加书柜椅子行军床各两件,右边坐的是他们老宋,而左边的隔壁班班主任……老天有眼果然颜值高的人都自带磁场,程花荫吸一口那张盛世美颜的仙气后垂头听老宋训话。



“程花荫?”宋云哲看一眼电脑上的成绩单,“进班四十五名,摸底第一,很不错啊。这次月考有把握卫冕吗?”



老宋居然温温和和的跟她讲话??!程花荫脑子一抽,吐槽的话脱口而出:“老师我那次真是撞了鬼才考的第一……”



“噗。”对面桌的男人忍俊不禁,桃花眼漾着笑意,被老宋瞪了一眼之后立马变回正经模样盯着电脑。



“咳,”宋云哲看着她,手里的陶瓷茶缸还飘了几粒枸杞:“学习一定不能松懈,也不要对自己太不自信,你既然能考第一,就证明你还是有实力的。只要不出现之前上课无所事事,还玩游戏的状态,老师相信你能证明自己的。”



“谢谢老师。”程花荫讷讷地答话,仿佛能预见自己高中的悲惨人生。



然而,满血复活之后,程花荫深埋在骨子里的八卦属性似乎探到了老宋和隔壁老李之间一点不寻常的气息——不同于普通同事也不是一般朋友关系,总而言之就三个字——有奸/情。



详见以下






举例论证



据小道消息称,隔壁老李和他们老宋不仅是高中校友大学同窗,还曾经组过一个乐队。主唱和鼓手的默契配合至今在工作中人能得到完美体现。



宋云哲在讲台上畅谈史学,李想就靠在窗外面带笑容地听他滔滔不绝。偶尔宋云哲提问没人回答上来,李想必然不愧于“暖场小分队扛把子”称号,两人一唱(问)一和(答)简直不(亮)堪(瞎)入(狗)目(眼)。



李独秀同志请坐下,你挡着全班同学正经听课了!








正反对比论证


老宋在整个年级的班主任里是数一数二的严格,对待三禁(早恋抽烟玩手机)任何一项都从不姑息,但凡抓获,轻则谈人生理想,重则停课请家长。



老李也没好哪去,照“知情人”的说法,一周内老李缴的小说抓的情侣比学校综治办一个月的战果还要丰硕,重点是班上同学都不知道的爱情小火花刚燃起就给一盆水浇灭的老李懂的比网上套路还多,单凭一张纸条就能分析出俩人谁追的谁不去做情感咨询真心浪费人才。



但是,就这两人,居然被撞见大庭广众下秀恩爱!



吃完晚饭往班级去的程花荫在楼梯口遇到了老宋,刚喊完“宋老师好”,就听见头顶传来一声亲切的“小哲”。果不其然老李探出个头虎牙直晃悠,他们老宋羞涩(???)一笑,一句“小想”苏得吃瓜群众抖三抖。长腿一迈小手一伸,一前一后十指相扣就跟老李走了……走了……了……



喂,是综治办吗?有人当众撒狗粮你们不管吗?







归纳论证


想哲cp是锁了,但这攻受一直存在争论,直到有一天……



李笙曼: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程花荫: 嗯?

围观群众: 啥?

李笙曼: 每次办公室关着门的时候,只要敲门有人理,必定是老宋开的门,而且是两人都在里面的情况下。

程花荫: 这能说明什么,万一老宋勤快呢?

李笙曼: 但他每次都是边提裤子边把门拉开啊。

围观群众: ……卧槽我听到了什么?

程花荫: 话说……攻的那个只要拉下拉链吧?

李笙曼: 你不用说了我们都懂。







因果论证


问:为什么老宋在每天的第一节晚自习前一个小时都不会来班上巡视?

答:因为老宋要和老李牵着手在操场上散步呀。



问:为什么老宋的行军床永远比老李的整洁?

答:因为一家人不睡两张床呀。



问:为什么老宋不在办公室的时间比老李多得多?

答:因为下面那个比较累呀。



问:为什么老李总是在老宋训人的时候说好话?

答:因为李想耙耳朵呀。







行吧,还论证啥呀,教师节把老宋收拾收拾打包送老李那就成了呗。







小剧场


宋云哲:李想你买的裤子怎么都这么松啊,害得我起身就要提一下。

李想:这不是方便嘛。

宋云哲:???











一个诡异的速打
段子素材都来源于我们班主任的真实事迹啦
致敬Wuil老张and隔壁老金
不知道会不会有续的坑哈哈哈哈
感谢喜欢

【千凯千】失衡——第五章

#梧桐一棵   HE古风   架空    OCC

#有色气车车   前文戳tag自助

#日常互宠   实战红尘

#上升是件没意思的事看看就行了





第五章


夜间风凉,拂在身上独带一丝清明。长春园中小桥流水移步换景的别致构造向来为看客称赞,行在其间的人却只牵挂抵在身前的绝美风光。



尹柯曾不止一次想过邬童于他的意义所在。



是日久年深穿石的那滴水;是漫漫长夜相伴的那盏灯;是三千弱水中独取的那一瓢;是万丈情丝里舍不下的那一缕。



他是封国称雄的棋子,入宫时年八岁,因着天赋异禀被寄予厚望,文采武略均需胜过旁人。宫中敬他众,畏他者甚,唯有邬童将他视作软肋处处袒护庇佑。



这也就注定,他的种种圆滑世故虚与妥蛇遇上邬童便现了原形——随性肆意,无惧无畏,藏在冷峻深沉下的本性从不轻示于人,却能为了心中挚爱的安危不拘后果露出利刃。



礼法禁令又如何,他自恃孤傲,只甘对邬童俯首称臣,纵是世人唾骂,也休想逼他退让半步。








侍从均候在长春园外,尹柯目不斜视抱着人出了园子,吩咐迎上来的小侍:



“速速回殿备下汤药,邬千岁醉得沉了,需得沐浴再用药。”



小侍忙不迭应了,当即奔去准备。余下的人皆大气不敢出地跟在尹柯后面,今夜的事,他们要么当瞎子,要么就装聋作哑,传出来一句,都是掉脑袋的罪责。








镟清殿内灯火通明,尹柯未在寝殿做半分停留,扔下一句“任何人不得进殿”便带邬童朝寝殿后的净池去。



色气千岁~




“拜见临千岁。”



黑巾蒙面的人推门进书房,见到提笔在书案上临摹字帖的人,当即恭敬地行礼跪拜。



临宧蹙眉将笔一掷,却无比珍视的收起那张字帖,指尖反复摩挲落款处的人名,语气不善:



“一群废物。”



“千岁息怒,是我等办事不利,还请千岁允许奴才将功赎罪。”



“呵,”临宧冷笑:“连此等小事都办不好,本殿若要靠你们立功,只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脑门上冒出豆大的汗珠:“望千岁恕罪。”



“行了,无用的话皆收起来。尽快安排你的人去封国与江王取得联系,便说本殿愿与他共商大计。至于宫中……让人盯着邬童的一举一动,一有异样立即回禀。”



“遵命!”








眼前又闪过尹柯将那人抱在怀里决绝远去的一幕,临宧捂住如置冰窖的心口,留不住的岁月只丢给他空荡荡的零碎记忆——关于那个人,也关于从前的他。



他初见尹柯是在城楼之上,十几名与他同身份的幼主叽叽喳喳嚷个不休,闹得他心下暗啐“没见识”。



入宫以来已堪十日,一场花灯焰火竟也能让这些人失了分寸,他轻蔑地抽身想寻个清净的地界,一转头便被闯入视线的笑颜引去了全数的思绪——



那个少年仰头凝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圆月,唇角却如同藏了一尾高悬夜空的月牙,淡色的眸中衬出满天的五色花火,四散开来的彩焰也遮不住那张绝世面貌的璀璨。



鬼使神差的,他朝少年走去,几步之遥的距离逐渐拉近,却在另一个身影出现的时刻戛然停住。



他听见张扬的声音换了一句“小柯”,少年闻言扭头,笑意敛起又将扑上来的人儿裹得严实。他看见少年用不算宽厚的肩膀接过那人冒冒失失的思念,细长的手指攀上单薄的身体,淳淳的嗓音在嘈杂的声响中聚拢送至怀里的人耳畔。



他知道那定是世间最悦耳的情话,换做他,也只愿一字一句地说给一个人听。可偏偏,就那一个人,也在咫尺远近的地方与他划开深不见底的鸿沟,再迈一步,便是万劫不复。



与邬童的过节即是从那日起的,明里暗里争斗时有输赢,只于那人处,他却好似从未胜过半分。为着邬童,尹柯十几年来未给予他一次好脸色;处心积虑谋划只图两人能单独相处,也在那醉得失了意识的人搅扰下成了白费心机。尹柯如今正眼瞧他都是十足十的厌恶,他已不知当初错过的相遇,究竟是一眼,还是一世。












车车很low……就是色气没有荷枪实弹啦
如果看不了一定要告诉我!!!
川川放假所以赶着更新出来
一直不敢水文毕竟主要走剧情
失衡保守三趟车吧
陷入了补觉  码字  补觉的循环
以后不会拖这么久了【羞愧】
晚安,感谢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