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杉明贤

红尘千骑
不定更

学校与家
热衷拍照

emmm睡觉睁眼睛不会吓到你的小朋友吗前辈😂

【千凯千】失衡——第二章

#梧桐一棵   古风   架空#

#日常互宠   实战红尘#

#结局未定#

#上升是件没意思的事看看就行了#



等级附录



第一章




第二章




深夜,尹柯悠悠转醒,嘴中隐约有腥苦的味道,偏头要唤侍人时,才发现手被伏在床边沉沉睡着的邬童紧扣着不能动弹。





“ 傻子,”尹柯无奈又宠溺地看着他,小心翼翼把手抽出来,轻声下了床把人打横抱起。





邬童似是感觉到了动静,蹙着眉不满地揪住了身侧人的衣襟。尹柯瞧着他这副与平时大不相同的模样可爱得紧,将他抱到床榻里侧。谁料,他手劲大得很,抓着衣料便不放。





剑眉一扬唇角上挑,尹柯心情极好,直接脱下中衣任他揪去。露着上半身到里厅倒盏茶水喝了,  水珠顺着沟壑分明的腹肌流下,等那腥苦味消散,尹柯长腿一迈,跨上床便把人拥进怀里。





邬童在睡梦中仿佛感到了熟悉的气息,顺从地往尹柯身上凑,寻了个舒适的姿势窝在他胸前蹭了蹭。





没曾想忽然被吻住,唇齿相碰,那灵巧的舌抵开牙关,勾住他的小舌纠缠。正享受着,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他的腰身,轻车熟路地将衣带解去,不轻不重揉捏着那处软肉。





  “嗯唔~  ”听着那声从邬童唇角溢出的细微呻//吟,尹柯躁//热难安,握住他试图抵挡入侵的手,翻身压了上去。





  “小柯... ” 邬童迷迷糊糊睁开眼,吻了一下身上人的唇:“  好困.....我想睡了......  ”





  “可是我饿了,怎么办?”尹柯啃咬着他脖颈处的细嫩肌肤,哪肯松开到嘴的“美味”。





  “晨起再让你吃饱好不好?”邬童抱住他光洁的背:“傍晚处理了几日来的公文,累......”





闻言,尹柯停下了动作,起身搂住邬童的腰让他趴在自己的胸膛上,又握紧他的手按在心口,啄吻那漂亮的桃花眼:“  嗯,  睡吧。”













翌日,先从睡梦中醒过来的却是邬童。





身下枕着的人浓密而纤翘的睫毛如鸦羽般覆在那双世上最好看的琥珀色眸子上,是想伸出一指轻触,可又怕惊了这位谪仙。





瞧着近在咫尺细腻坚实的蜜色肌肤,他忽地露出虎牙,起了捉弄的心思。低头将吻印在那锁骨处,尖尖的齿划过凸起的几处,津//液连同爱意通通糊在那诱人的地方。





心满意足的盯着自己的杰作,邬童被一种名为征服的快感充盈,哪里看到他的“猎物”纵容的神色。原本环在他腰间的手臂猛地收紧,尹柯看着方才还满脸得意的人瞬间惊呆的小脸,对着那微张的红润唇瓣就吻了上去:“童童真乖。”






邬童被吻得晕晕乎乎,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连腿也缠上了他的。还真是身体比口头诚实,尹柯抚着他的翘//臀,一边大力地吸吮那诱人的滋味,一边想着怎样让两个人都尽兴。





感受到邬童快要没了力气,尹柯放开他微肿的唇,揉了揉他头顶的发:“宝贝,现下可以把你许下的事做完了?”“何事?”邬童紧贴着他的脸颊,情不自禁地又印下一吻,全然忘了自己承诺过的是何事。






“当然是……把你夫君喂饱啊~”尹柯一个转身把他按在榻上,手已经向那私密的地界探去。邬童怔怔地看他,一副没回神的呆愣模样:“要……吃什么?”“吃你。”尹柯对这样纯情的他最是喜欢,埋头继续昨夜未完的事。





“我?”还在想他的话,滑腻的大腿//根部被捏了一把,邬童轻呼出声:“别……”胸前却被尹柯的小舌转着圈地//挑逗,他难耐地抬头:“小柯,不要……”





“这可是你亲口许下的事啊,宝贝。”尹柯怎会放过他给的大好时机,按住那颗挺立的红豆揉捏着,再次欺身吻上他。





邬童脑子里乱成了浆糊,他与尹柯互表情衷的时日不短,虽说除了最后那事之外寻常夫妻的亲昵举动两人一件都没落下,可真要完完整整 相互占有,自己又能否在这人心叵测的宫墙中许给尹柯安稳的将来呢。





“呜……”不容他分神,邬童被尹柯带着惩罚意味的深吻吸得眼前发黑。他下意识地推人,却被尹柯一个顶跨撞得头皮发麻:“童童,别闹。”感受到身下的滚烫,邬童心里的弦瞬时崩了,本要阻止的手覆上了尹柯的脊骨,两具身体无隙相贴:“小柯,轻点……”





尹柯爱他爱得发狂,正要亲//密动作,谁知这门外的人却不合时宜地闯了进来:“主子,万寿召您……”





话语卡在喉间,小侍被眼前的满室旖旎震住。尽管尹柯在他进门时刻便极快地用锦被将邬童裹住护到里侧,可这一幕还是让他羞得抬不起头,毕竟那个被他们主子压在身下的人……是宫中最令人生畏的邬千岁啊。





“奴才,奴才该死,求千岁恕罪啊!”唯恐扰了两位主子好事小命不保,他“扑通”一声跪伏在地。尽管心中极不甘,可听到那句“万寿召您”,尹柯还是克制住怒火披上中衣:“万寿召本殿何故?”





小侍颤抖着不敢抬头:“万寿召您……与邬千岁赴大殿议政,临千岁从封国镇乱凯旋了。”



















卡肉真的不怪我啊都怪小侍!
沉迷失衡无法自拔了所以彼岸得拖一段了嗯
周六应该有时间更新
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这个设定
本来想翻墙但还是没过去
感谢还有人看吧/笑




失衡 某方面红尘不跑了( ̄▼ ̄)

平时互宠呐毕竟两位千岁都很强啊

让 !我!如!何!不!爬!墙!
总觉得失衡的攻受要糊😭

【千凯千】失衡——附录(等级)

#古风   架空历史#

#宫斗迷的心血来潮#

#攻受未定结局未定#

#想上升也上升不了吧各位#





设定:帝国之下有数个附属封国,尊位无世袭,任人唯贤。寿命皆等同于常人。





等级:

           帝国                    封国

       皇(万寿)                王

     主殿(万岁)             王殿

     殿下(千岁)             世殿






皇:帝国与封国真正统治者。




主殿:皇的继位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见皇行躬礼,座次为左首。




王:封国之主,对皇称臣。见殿下行平礼,见万岁行躬礼,见皇行大礼。座次为左次。




殿下:由封国择选境内最优者进献帝国,通常为十岁以下幼童,经特训开蒙后留五人于帝城中,享有专属宫殿与侍人,最强者升为主殿。见王行平礼,见万岁行躬礼,见皇行大礼。座次为右首。




王殿:王的继位者,见王、殿下行躬礼,见万岁行拜礼,见皇行大礼。座次为右次。




世殿:封国内优者晋位,最强者升为王殿。见王殿行躬礼,见王、殿下行拜礼,见万岁行叩礼,见皇行大礼。无资格入座。






座次:

(以皇视角分左右,以左为尊)

                           皇

             殿下                   主殿

             王殿                     王


















补个等级好让你们看文不那么迷(然并卵)
其实是自己超喜欢这种东西啦~
要考试了啊啊啊
抓紧时间写点争取更新一点
感谢喜欢呀y( ˙ᴗ. )耶~
       

【千凯千】失衡——第一章

#梧桐一棵   古风  架空#

#攻受未定结局未定But不想虐#

#等级设定稍后放#

#傻子都知道没什么好上升的#










第一章





“邬主子,邬主子!”外面冒冒失失跑进来一个小侍,卫士还来不及拦住,他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柯主子出事了,求您快去看看吧!”





此人是尹千岁殿中的侍从,深知宫中唯有邬千岁对自家主子最是好,甚至到了视若珍宝的程度。于是晨起尹主子不肯服药致使病发,他便着急忙慌地跑来请邬千岁过去。见那册本被捧着的书“啪”地落在案上,要请的人已一阵风似地冲出去没了影。





那贴身侍读瞧着主子连人带心飞去了别处,忙抓住那又要着急忙慌跟上的小侍:“可请了太医?”





“还……还未来得及派人去传,主子这病实在凶险,都赶着让我请邬千岁去呢!”





“唉,”侍读直叹气,松开他的手便唤人上来:“你们几个去请太医到尹千岁殿中,越快越好。”又转头嘱咐那人:“你先去把前因后果一字不落地禀了我家千岁,我随后就来。”“多谢!”小侍揖了手便匆忙向殿外跑去。





“小柯,小柯!”邬童将浑身燥热定痛苦呻吟的人紧紧抱住,急唤他的名字,无奈怀里的人已失了意识神智不清。




“这是怎么了?!”一声斥问让下人乌拉拉跪了满殿,管事的女官小心翼翼地回话:“禀邬千岁,柯主子今日清晨略有不适却不肯服药,奴们屡次上劝,惹得主子一怒之下拂了药碗,半个时辰便旧疾复发,成了……成了这副模样。”





“一群废物!为何不早些来禀本殿!”邬童气极,甩䄂把人都赶了出去,转而低头,极心疼地看着仍紧皱眉头声音发哑的尹柯,将他搂得更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小柯,你若去了,教我怎么活啊……”





却似是忽然忆起什么,他极轻柔地将人放在床上,利落地拔下发簪往手腕上一划。鲜血瞬间涌出,他眼也不眨便把血吮在口中,对着尹柯的唇便吻了上去。





渡了几次血,昏迷的人终于不再出声,陷在软枕中安稳睡去。邬童舒了一口气,替他掖好锦被,抽了木凳坐守在床边。












太医急急赶来,见到邬童便行礼:“参见邬千岁。”





“免了!快,看看他怎么样了!”邬童起身弯腰将尹柯半抱着,握住他的手臂示意太医把脉。





“尹千岁这是心气郁结引发的旧疾,不过……”





“怎么?”





太医仔细探了探,斟酌着开口:“不过这病症却像是被某种药物压了下去,与前几次相较竟有好转,不知千岁您……可是给尹千岁用了什么灵药?”





灵药……是指他的血吧。说来好笑,发现自己的血对尹柯的病有奇效,还是在两人初次冷战时。





那一番争吵,他不服输,尹柯也傲气,几日过去仍是谁也不愿先认错。直到尹柯发病,他嘴上百般不愿,下了学依旧赶去探望,见到尹柯疼得皱巴巴的小脸便恨不得替人受了这折磨,才刚抱住,尹柯泄愤似的一口咬在他颈上,力道之大,齿肉相碰处竟渗出血来。他忍着疼把人按在怀中就是不肯放开,谁料尹柯渐渐安静下来,病症也好了大半。他思索许久,才知道是那血起了作用,虽不知原因,却极欣慰地感慨——想来这也算是他们缘分的一种啊。






“并不是灵药,”邬童想了想,还是咽下了到喉咙口的话,换了方向问道:“这病是否有根治方法?”





“恕臣无能,如今能找的药方皆只治标而不治本。”太医面露惭愧。





“罢了,本殿知你们尽力了。”他看了看窝在怀中沉沉入睡的尹柯,眼里满是疼惜,终是说道:“那你可知,人的血是否能克制此顽疾。”





“人血?!”太医惊得跪倒在地:“恕臣不敢触此禁法!”





“可是本殿的血,就是你所说的灵药。”邬童瞥他一眼,露出手腕暗红的一道血口。





“这……殿下万万不可啊!”太医已吓得六神无主,手忙脚乱地寻了药箱中的棉巾与金疮药替他包扎,却仍坚持劝阻:“此法绝不可行啊千岁!”





“你只告诉本殿,用血治尹柯的病,有用还是无用。”他盯着太医,语气极严肃。





“臣……臣……恕臣不知啊!”太医连连磕头不敢看他。





“不知?”邬童挑眉,脸色阴沉。





“是啊殿下,臣等入师门时便知以血肉入药为禁忌之法,未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得擅用。”





“万不得已……”他低垂眼帘,白皙骨感的大手与尹柯十指相扣:“小柯染这病症,便是我的万不得已。”





“千岁他……或许可一试,只这法子太过险恶,没有合适的药人唯恐会……”太医为难得直冒冷汗。





“既有此法,本殿愿随你试药直至尹柯痊愈。”





“殿下!”




“本殿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言,退下吧。”





邬童与怀中人额头相抵,轻叹一声:“只要你好起来,哪怕是命,我也一定舍给你。”














说起来这一篇就是凌晨突来的灵感
也没有大纲 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写
但是他们所处的世界和阶级都和平时的不一样
属于原创的帝国时代
介于尹柯没有醒我也不知道谁攻谁受
emmm墙头可耻But真爱无敌
我保证小甜饼、彼岸和失衡三篇会随机更新
就最近!嗯!不会同时开虐!
感谢喜欢ପ( ˘ᵕ˘ ) ੭ ☆

【千凯千】彼岸·花开——奈何

#花吐症  娱乐圈向#

#剧情需要  病症私设非百度 #

#BE慎入   勿上升×434#

#六发完结    中篇 #



祸起


缘生


奈何——






在王俊凯录综艺而其他人都围着他忙碌的间隙,我换了一件工作服从消防通道中离开广电大厦。离十点还有八分钟,这意味着我需要在15分钟内赶回录制现场,不过,应该足够了。





到那里的时候易烊千玺并没有在,茶几上有一个精美的蓝色箱子,大概,那就是他要给王俊凯的东西了。我脱下外套遮住箱子,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 : 谢谢您,乾哥!【笑脸】





“JACKSON YEE?”这是他的英文名么?和王俊凯真配啊。我收好那张纸条,抱着箱子出了门。





挂上锁,我转身往巷子外走,后背忽然被撞了一下。“对不起。”戴着棒球帽的男人转头看我一眼又低下头快步走出了巷子。他背后印着“XX外卖”的醒目大字,似乎是位外卖小哥。
















在被人发现之前我赶回了广电,王俊凯正在后台补妆,而我的助手在给他讲台本。“谢了,你先去休息吧。”我拍拍禾泽的肩膀:“我来就好了。”禾泽愣了一下,点点头把台本交给我,转身离开了化妆间。





“东西拿到了。”我俯身在王俊凯耳边极快的说了一句,抽了一张纸巾帮他擦了擦耳廓:“这里有发胶。”化妆师连连道歉,随即上来检查妆容的服帖程度。我没猜错的话,化妆师,也是公司的人。
















凌晨一点完成节目的录制之后,王俊凯按公司的安排住进了广电附近的酒店。直到电梯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他揉了揉眉心:“你见到他了吗?”“没有,”我掏出纸条:“他留下了这个。”





王俊凯展开那张纸,面色逐渐变得柔和:“Jackson?他喜欢杰克逊?字真好,练过书法呢。”边说着,边把字小心叠起来放入心口位置的衣袋。那神情,像极了收藏家呵护稀世珍宝。





如果没有那一捧四色依米花瓣的存在,也许我会觉得能让他短暂地获得名为“喜欢”的幸福,再提心吊胆也值得。前提是,一切不以他生命的流逝为代价。
















保洁人员进来的同时也把箱子带入了房间,我道了谢并付了小费,王俊凯已经打开了箱子。他从中拿出了一只轻松熊,上面印着“KARRY♡JACKSON”。我看见从来不喜毛绒玩具的他吻了那只熊,复而又捧出了一本日记本,似乎是手绘,还有十几张照片夹在中间。





“……十七,十八。”王俊凯一张张翻看着那叠照片,里面的男生梨涡里盛满了最纯净的快乐。而他身后光芒万丈的舞台上,或清晰或模糊的、同一个身影,正是这快乐的根源。





“真好,”我听见王俊凯笑着低叹了一句:“原来你的喜欢不比我少。”





“飞纽约之前有半天的时间,您……需要见见他么?”





王俊凯把身上的花瓣拂进烟灰缸,我隐隐有些不安。越来越多的花瓣表明他的情况并不乐观,还有十几天就是演唱会,没有痊愈的话,谁也不能保证他可以撑到那一天结束。





“嗯,谨慎一点。”王俊凯抱着日记本躺到床上,不忘提醒我:“让他注意安全,调几个人送他回家。”“是。”我把所有花瓣用袋子包裹好,退出了房间。最后的一眼,是他微笑着拥紧日记本和轻松熊安然入眠。





这大概是他睡的最好的一晚。我将袋子扔进垃圾桶,走向自己的房间。
















“你和他说了吗?”王俊凯对着镜子换上最后一件外套,转头的样子并没有我印象中的那么耀眼,就像个清秀的大学生,墨镜下的桃花眼只能隐约看清轮廓。





“他应该到那儿了。”我放下手机。





公司的监控会有几分钟的黑屏,这段时间是王俊凯离开的唯一机会。休息室挂了勿扰的门牌,一旦有情况茶水间的阿姨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现在只能希望没有意外发生了,我看着手表:“一分钟之后,出门向右,别回头看。”王俊凯走到门边,对我笑了笑:“阿乾,又要欠你一个人情了。”





“只要你平安回来,这就算我们十几年兄弟扯平了。”我看着他,突然好像回到了小学逃课去游戏室的日子。把书包往墙上一挂就能无忧无虑的喝着廉价的汽水看夕阳从山的那边落下,比谁都要自由,也比谁都快乐。





“现在,走!”我打开门,王俊凯风一样地跑出去,我看一眼没亮灯的监控器,关上门追赶他的步伐。





这条通道平时只用来王俊凯进出公司避免耽误时间,并不用担心有工作人员发现,而没了监控录像,他们也查不到进出记录。





顺利出了公司,我拉着王俊凯跑进后街的小巷,他似乎很高兴,不时问我:“你说,他见到我会不会很激动?”“我这个样子,被他看到是不是很丢人啊?”“阿乾,我的偶像包袱都掉了哎,他会喜欢我的造型吗?”





这就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吗?我顾不上一一回答他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的确会损坏形象,但如果是那么爱他的一个人,他的每一个样子,都值得被铭记一生。





“王俊凯您省点体力行不行?越活越幼稚您是要返老还童吗?”我对陷入恋爱的人为负的智商感到无语,他笑出了声:“你这是嫉妒啊,单身狗。”“行行行我们都是单身狗只有您抱得美人归好了吧!”我看着越来越近的铜锁,也懒得和他争辩。





“到了。”停下脚步,我推开虚掩的门——那个人也到了。





王俊凯忽然紧张了起来,丝毫没有候场时的镇定自若,要不是我一路跟着他到这,可能会以为他被调了包。“来都来了,真不进去?”我盯着他手里的口罩。“当然进去!”王俊凯长腿一迈就往里走。口是心非的男人啊,我叹气,把门轻轻合上。





有人从房间走出来,我看见王俊凯的虎牙又暴露在空气中:“千玺。”易烊千玺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人:“karry?是你吗?”“你可以叫我王俊凯。”他摘下墨镜,口罩被捏在手里握成一团。





“我……居然真的是你……”易烊千玺开心得几乎失语:“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明天要去纽约,今天想来看看你。”王俊凯离他更近,用手点了点他的梨涡:“我的……小粉丝。”下一秒他用手挡了脸,不着痕迹地掩去涌出的花瓣。





“凯哥,你们进去吧。”我把手帕塞给他,再接过来时已经成了鼓鼓的一团。“麻烦你了,阿乾。”王俊凯轻眨眼示意我别出声,拉过易烊千玺往房间里去。





“你很喜欢我吗千玺?”王俊凯的声音被风吹了过来,我隐约听见千玺好听的苏音响起:“对啊,很喜欢,深爱的那种喜欢。“那我们不一样啊,我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
















手机突然震动几秒,我不安地看了一眼屏幕——“公司发现王俊凯失踪,速归。”





来不及细想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我慌乱地打开房间门:“凯哥,出事了,快走!”王俊凯牵着易烊千玺的手仍然没有松开:“公司发现了?”易烊千玺紧张地看向他:“你快走吧,他们会为难你的。”





“那你要等我回来,”王俊凯紧紧抱住他:“我保证,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在一起了……”“走吧,”千玺攀住王俊凯的脖子深嗅他的气息,轻轻推开了他:“我会等你,一直等,等到你不要我为止。”





匆忙打开门,我转头去拉王俊凯,他却挣开我的手,冲过去抱住易烊千玺:“千玺,我爱你。”说罢头也不回的往外跑,那一瞬间,他发红的眼眶只有我一人看见。





然而最坏的事情还是打的我们措手不及,巷口被记者团团围住,闪光灯照的我们睁不开眼。





“王俊凯,请问你对私会情人这件事怎么解释?”“王俊凯,那是你的地下情人吗?”“请问你们公司对这件事知情吗?”“你们是同性恋吗?”





我奋力挡住王俊凯的脸,抓着他的手拼命向巷子的另一边跑。一辆车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禾泽的脸出现在驾驶座上:“上车。”





车子飞驰驶过巷子另一个偏僻出口时,我看见千玺的脸一闪而过,坐在我身边的王俊凯猛地曲身,喷涌而出的花瓣带着腥红,妖艳诡异。














那一刻,我忽然害怕起来,没人能告诉我永远到底有多远,也没人能告诉我,他们能不能等到再见的那一天。





童话说雨后会有一道彩虹,却不曾说过它也会转瞬成空。











欠了超级久的更新
真的要开虐了嗯……
最近一发东西就掉粉我也很迷茫
就看着写吧也不能保证什么时候有空更
感谢喜欢呐

【千凯千】山城少年

#短打  HE#

#梧桐一棵#

#只是单纯想写爱情#

#无可上升#













“尹柯,不要走……尹柯……不!”





邬童猛地从梦中惊醒,脑海里尹柯转身离开的场景像幻灯片一样反复放映。抱着头蜷缩在被窝里,他仿佛陷进了噩梦的死循环。





“邬童,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尹柯咬着牙死死地盯着他,大力地挣开他被汗水浸湿的掌心,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而他就是那个笑话。





“同性恋真恶心啊!”





“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哈哈哈Gay啊!太好笑了吧!”





“男生喜欢男生,有病吧!”





山城小,山城的人更是保守,在一个姐弟恋都被诟病的地方,同性相爱已经不仅是异类了,还是病。





“你看,尹柯,无药可救,说的就是我。”





枕头湿了一片,黏腻的触感让紧贴着的脸犹如针扎,却又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蒙住他的全身,让他濒临窒息。





一个打挺坐起,漏风的窗户缝里渗进些许光亮。他用力推开窗,虫鸣声夹带着雨后湿润的泥土气息一起涌进,把尘封的记忆掀起。





“你别动我的船!”压抑着怒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邬童拿着那船模型扭头看过去。





尹柯蹙着眉走进教室,手伸在他面前:“还给我。”





“你……你会说话啊?”邬童愣愣地看着他阴沉的脸,心里的疑惑翻腾。





尹柯是从首都来的转学生,没人见过他的父母来看他,也没人听他说话。他总是独来独往,任谁去“骚扰”示好都得不到回应。现在他居然对自己说话了?





还在想着,船已经被夺走,邬童盯着尹柯坚挺如松的背影,拎着书包就跟了上去。






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真正与尹柯有了交集。从最初的“唱独角戏”到尹柯被缠得不耐烦会讽刺他几句,再到他的善意也会收获一个点头或一句感谢。时间一天天流逝,他们的关系也渐渐拉近,直到……





“你看,哑巴来了。”“嘘,小点声,有好戏看了……”一教室的人在尹柯和邬童进来的瞬间敛了神色,一切都再正常不过,除了尹柯桌子上的一片狼籍。





“谁干的。”邬童扔下书包站上讲台,扫视下面的人:“敢做不敢承认是吗?”





没人说话,也没人看他。尹柯把碎了的模型一块块捡起捧在怀里,沉默地坐在位置上。





邬童忽然冲到角落一个男生面前,拽着他的衣领把人拎起来:“是你?”“和你有什么关系?那个哑巴……”





“呯——”邬童一拳把人打倒在地,踹翻了桌子骑在男生身上,再要挥拳打下去时忽地被人拉住手。“邬童,我有事和你说……”尹柯扯了扯唇角,低着头并不看他:“你出来一下。”





“那个模型,是我妈妈送我的生日礼物。”尹柯眼角泛红,邬童偏头看他,他继续说道:“她还告诉我,只要我想她,就能在月亮里看到她。第二天我回到家,她已经吞安眠药自杀了。她在遗书里写她恨我爸出轨和冷暴力,她写她很爱我。我不知道抑郁症让她有多绝望,但我恨她扔下我一个人,也真的,特别特别想她。可她还是骗了我,我天天看月亮,却再也见不到她。所以我再也不和别人说话,他们都说我有自闭症,我爸把我扔来这里‘疗养’……”





话没说完,邬童紧紧抱住了他。尹柯笑了出来:“没事的,我来这儿才能遇到你啊。你看,我已经快好了,对不对?”邬童重重点头,还是不肯松手:“你不是自闭症,尹柯,我永远、永远不会丢下你。”“傻子,”尹柯拉开距离与他对视:“你知道吗?我有个很厉害的绝招,以后告诉你,好不好?”





尹柯的绝招啊……自己已经不配知道了。今天尹柯的家人应该就要来接他回去了吧,邬童关上窗,系纽扣时,手却一直在抖。明明是他先松开手的,明明不是自己造成的结果……





不,不对!邬童脑海里闪过尹柯看他笑时扬起的梨涡、尹柯在黑暗的小巷里牵住他的手、尹柯替他挡住父母的棒打……是尹柯!而不是……他。





“邬童,你希望我留下吗?”“你知道,这里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你希望我留下我就不回去了。”“尹柯,我……”“邬童,你喜欢我吗?”





喜欢……怎么会是喜欢,怎么能是喜欢?邬童听见自己慌乱遮掩真相的声音响起:“我们会是永远的好朋友,对不对,尹柯?”





“邬童,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挣脱,转身,离开,那一刻心脏就像被人揪住,撕裂开来又毫不留情地掏空。





他终于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不是喜欢,是爱。自始至终,先爱的人是他,先退缩的,也是他。可……还来得及吗?再把那句话,说出来。





“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爱人。”





门被大力扯开,拉门的人,已没了影。





尹柯拉着行李,看到父亲从轿车上下来,沧桑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迈开腿向他走来。





下意识地握紧拳头,尹柯停在原地。真的就这么走了吗?连句再见都没有。不告而别,还是……落荒而逃?





自嘲的笑出了声,尹柯想起邬童逃避的眼神,瞧,哪里是他落荒而逃,不过一厢情愿换了个进退两难,才想用离开,逼出一个结果。





“走吧,我们回家。”父亲拍拍他肩膀,仿佛只是个接孩子放学的好爸爸。





“我的家?”尹柯后退一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您的儿子怎么会是我这个自闭症配得上的呢?”





“你!”





“尹柯!”邬童拼尽全力喊出一声,眼前发黑。





“您看,那才是我的家。”尹柯把行李一推,在邬童倒下之前用力的抱住了他:“忘了告诉你,我唯一的绝招,就是爱你。”





山城少年,天长地久。
















灵感来源于关键词写作训练
最近集训强度不大但之后就没有时间写其他了
断更的话   主要还是丧失了那种心境
从二次元撕到三次元真的很毁创作动力
争取用午休把小甜饼和彼岸更下去
不定期写个短打
去留随意,感谢喜欢